0257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昨晚才想起的,可被盛振国威胁欺负在前,她根本没有心思说自己生日是今天的事情。

   裴逸白继续板着一张俊脸,“这事情我记住了,还有,下车。”

   下车?不是刚刚上车吗?

   宋唯一的话还没说出来,男人已经推开车门,长腿往外一伸,很快将她独自仍在车上。

   顾不得打探清楚,宋唯一直接跟着他的动作,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。

   裴逸白的动作看似冷酷,不过走得不快,宋唯一小跑了两下,便跟随他的步伐。

   她眯着眼,看着旁边的男人,他朝着美食街的方向走的,那就是改变主意了……

   这个可爱又霸道的大男人,真是窝心。

   宋唯一想着,将身体靠着他,一边抱住裴逸白的手臂。

   “老公,我们是去吃烤串吗?”

   “随便。”裴逸白的声音带着几分不情愿。

   清纯大眼刘海美女静谧午后浪漫写真

   若非今天宋唯一生日,他绝对不会改变主意。

   这些路边摊的卫生无法保证,不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热衷,男人想着,狠狠将心底的反对压了下去。

   “老公真好。”

   “少甜言蜜语,仅此一次,下不为例。”裴逸白狠狠瞪了她一眼,这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女人。

   宋唯一现在一点儿也不怕他这个表情,悄悄吐了吐舌,心情却更加飞扬。

   走了几十米,他们选了第一家摊子,在小小的桌子旁坐了下来。

   旁边便是老板,摆着一个长长的大炉子,穿着黑色围裙,动作熟练地翻转着烤串,撒料。

   裴逸白的俊脸没有任何表情,宋唯一拽了拽他的衣袖,眼巴巴地问:“老公,想吃什么?羊肉串?牛肉串?”

   “点吧。”有些勉强的声音。

   “哦,好的,我知道什么好吃。”宋唯一说完,扔下他一个人,跑到老板旁边去了。

   炭火将宋唯一的脸照得红彤彤的,脸上的灿烂笑容几乎掩盖不住,裴逸白的目光,便只围着她转了。

   宋唯一点好要吃的,裴逸白却起身。

   “咦,老公怎么了?”宋唯一不解地看着他的动作。

   “坐着,我出去一下。”

   “啊?”宋唯一还没说话,他已经拔腿就走了。

   难不成,这个烟味太重,把裴逸白熏走了?

   宋唯一仔细闻了一下,觉得这个几率很大,有些为难地看着老板。

   “老板,要不我打包好了。”

   撸串吃的是氛围,不过在车上吃也一样,裴逸白能做到这一步,她就不要再要求那么高啦,宋唯一乐天地想。

   老板按照宋唯一的话,将那些东西打包好,她便坐在小桌子上继续等裴逸白。

   发觉他离开的时间有点久。

   但宋唯一也不敢乱跑,他说了等他,那肯定等他是没错的。

   再过了十几分钟,裴逸白才回来,手上提着一个小袋子。

   在众多食客中,裴逸白从容不迫,由远及近,浑身的气质,就算是淹没在人群里,也足以让他脱颖而出。

   宋唯一看到了他,露出高兴的笑容,朝着裴逸白招手。“老公,我在这里。”

   对面的女人傻乎乎的笑容,让裴逸白表情一僵,提着小蛋糕过了马路。

   “竟然去买了蛋糕?”宋唯一惊呼一声,满脸惊喜。

   他勉强点了点头,不是说生日吗?女孩子,都喜欢吃蛋糕。

   “老公,真好。”宋唯一感动地说。

   这是第一次,一个异性,而且还是自己的老公,给她过生日。

   “我们回去车上吃吧。”宋唯一站起来,走到他的旁边。

   裴逸白这才注意到,她点的东西,全都打包好了,装在一个袋子里。

   “不用了,就在这边吃吧,坐下。”裴逸白拒绝了宋唯一的提议,率先回到原本的位置坐下。

   身高一米八几的他,坐在半高不高的椅子上,有些狼狈。

   “在车上吃就可以了,这里人很多呢。”

   小桌子就那么点儿大,挤了五六个人,太小了。

   “坐下。”裴逸白懒得劝她,直接命令。

   于是,宋唯一乖乖的听话了,

   他将蛋糕也放在拥挤的桌子上,是宋唯一喜欢的黑森林蛋糕,上面涂着一层厚厚的巧克力酱。

   甜蜜的味道已经透过袋子和包装,钻入宋唯一的鼻子里。

   这一刻,她感觉比蛋糕更甜的,是她跟裴逸白。

   “先吃蛋糕吧,一会儿吃那些。”

   宋唯一甜甜一笑,“好,都听的。”

   蛋糕不大,以宋唯一的食量,一个吃下去绰绰有余。

   裴逸白没有来别的,连蜡烛都没有点,直接让宋唯一许个愿,便可以了。

   宋唯一闭着眼,看着天空的方向,慢慢的许了一个愿:我愿与裴逸白,一辈子幸福,喜乐。

   睁开眼,对上裴逸白的目光,除开深情之外,再无其他。

   “许完了?”

   “嗯,许完了。”宋唯一回答,笑得有些傻。

   “那就吃蛋糕吧。”他没有问宋唯一许了什么愿,递给她一个小叉子。

   旁边的人,都被小夫妻两人的互动吸引了,偷偷摸摸地打量他们。

   见男的俊,女的美,心里羡慕,拿着手机悄悄给拍了一张。

   “很好吃,老公,也尝尝。”宋唯一挖了一小块举到裴逸白的面前,示意他尝一下味道。

   “吃吧。”他不喜欢甜食,而宋唯一,跟他相反,就跟普通女孩子喜欢吃甜食完全一样。

   “尝一下嘛,真的很好吃,甜食会使人心情变好,不是毫无根据的。”宋唯一肯定地说。

   她坚持地将叉子放在裴逸白的面前,上面带着一小块蛋糕。

   旁边的人盯着这一幕,目光火辣辣的。

   一贯在外人面前没什么表情的裴逸白,擦肩而过那么多人盯着的目光,俊脸闪过一丝郁闷。

   最后,没有抵过宋唯一的坚持,勉强吃了。

   宋唯一如好奇宝宝一般观察着他的表情,“怎样?味道不错吧?很好吃吧?”

   “还可以。”咽下口中甜腻的食物,裴逸白觉得倒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难吃。

   “那再吃一点?”宋唯一上瘾了,笑嘻嘻地说。

   “吃。”简单的两个字,表明了裴逸白的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