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73_a628

下课。

季苒苒看慕景宸不在,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来:“我找夏以沫,叫她出来!”

被点名,夏以沫挑眉,黑眼珠转几圈,大概知道,她来干嘛。

——兴师问罪。

有些人就这样,做什么都从自己那考虑,自以为做什么都对,别人妨碍她,就是做,直白点,就是自私。

夏以沫出去,季苒苒见她,就往人少的地方走。

楼道里,见周围没人,开始问:“夏以沫,你知不知道,因为你,我朋友都没了!都怪你!”

“我怎么了?”夏以沫笑,“今天,好像是你,一直在说我怎么样吧,我不过自己解释了几句而已。”

“因为你,那些人都看不起我,没人要和我玩了,都是你!”季苒苒蛮不讲理,趾高气昂的样子,和安唯惜如出一辙。

“其实也没什么吧,季苒苒?”夏以沫微微笑:“别人孤立你,是因为你说谎骗人。至于在维多利亚兼职,勤劳是种美德,也许很多豪门少爷,会因此喜欢上你呢!”

“你!”季苒苒语塞,道:“夏以沫,相信你的话,我就是脑残!”

脑子里,却真把夏以沫这句,上了心,因为她一开始,就是这么打算的!

高山客栈红装素颜美女唯美写真

骨灰级脑残。

“而且,你也不是没朋友吧?”夏以沫问,“我记得,你身边有个好朋友,她对你很好。”

“楚甜甜?她?”季苒苒一阵不屑,“比我还穷,我才不承认!我只要唯惜表姐那样的朋友!”

“夏以沫,今天你让我这么丢脸,我一定会还回来,”她挑衅地笑:“我帮唯惜表姐追宸少怎么样?”

季苒苒要和安唯惜,一起对付她?

夏以沫皱眉,道:“季苒苒,那我们来日方长!不过,你这样的,八成被卖了还在数钱吧?”

“夏以沫!”季苒苒词穷。

随后得意地笑:“唯惜表姐当然不会卖我,还会给我钱,比那个楚甜甜好多了!你也应该,很嫌弃你那个朋友吧,叫萧萧?垃圾平民,还敢教训我!”

夏以沫眸色一冷:“季苒苒,再多说她一句,我保证你以后,没法再说话!”

声音娇俏却凌厉,自带气势,季苒苒一下子震住,都忘了说话。

很久,缓过来,畏畏缩缩地说:“横什么,反正宸少最后,是我唯惜表姐的!我要去找老师,走了!”

“慢走不送!”

夏以沫笑起,抬手拍拍她,季苒苒心里一阵奇怪。

夏以沫,怎么会突然碰她?

也没多想,开心地往楼下走。

老师说,她最近成绩进步很多,要找她聊聊天,说要给大家,做个榜样什么的。

心里美到爆棚。

却,纤细的背后,贴着一张明显的纸条,白纸黑字,笔迹娟秀:

季苒苒是猪头

从教学楼,到行政楼,还去了水吧,最后又回到教学楼,一路上,被人看尽了笑话。

“季苒苒是猪头!”有人幸灾乐祸地叫。

“季苒苒是谁?”另一个奇怪地反问,随后一看:“哦,季苒苒是猪头!”

季苒苒心里更奇怪:为什么突然一下子,这么多人盯着她看?

好多男生啊,她受欢迎了好多!

难道,夏以沫说的那句“在维多利亚兼职,勤劳是种美德,也许很多豪门少爷,会因此喜欢上你呢!”,真的管用了?

夏以沫无辜地摊手:我本来可没打算贴,是她自找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