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90_a2066

   起事的已经倒下,在旁煽风又点火唯恐事儿不大的、想要利用这件事达到自己利益和目的的那些人,总要对他这个受害者有个交代的。

   “好,等我歇几天,去朝堂上观观动静,再挨个来让他们体验一下被本御史参的滋味。”叶子皓微笑,绝对温文儒雅。

   而他放下名册,又开始添水泡茶。

   欧阳不忌又喝了一杯茶就起身离开了。

   他一走,叶正诚和叶华英就走了进来,显然是早就到了,只不过看到大总管在这里喝茶,知道这边在说事儿就没有进来。

   “正诚叔,华英哥,院子都收拾好了吧,可还喜欢?”叶子皓见他们进来连忙又拿茶杯倒茶给他们,笑问。

   “很好了,南边天气也比北方暖和多了,这时候还开着的花也不少呢。”叶正诚先就笑呵呵地说了起来。

   到是叶华英有些烦恼的样子,于是叶子皓不解地看着他。

   “唉,小铃儿竟然也要跑这边来住,这个没良心的,不就几个月没见着她嘛,她就连爹爹也不亲了。”

   叶华英叹了口气,拧着眉头。

   “你不会真把她送过来了吧?”叶子皓吓了一跳,“小铃儿先前也是一时冲动吧,我都哄她回去找你们了……”

   叶子皓便将先前的事儿说了一遍。

   清纯小辫子美少女户外稻田白黄交织清新养眼图片

   叶华英哭笑不得地看着他:“可不就是回去就说要搬家嘛,怎么劝都闹,她娘只好装哭这才哄住她,唉。”

   “哈哈哈,小丫头大了,是想要伴儿了吧。”叶子皓忍不住笑出了声儿。

   “毕竟如今你们住得远了些,不像以前串门儿那么方便了,这些日子她又跟着华霜和莲儿的时候多,一时不舍也能理解。”

   见叶华英瞪着自己,叶子皓才忍了笑,一本正经地替小铃儿解释。

   “唉,说不得以后要每天将她往这边送了,这一路进京每到客栈里小的们就凑在一块儿,不时不习惯分开了也是没办法。”

   叶华英又叹了口气,虽有不舍,但还是决定每天把孩子送过来,孩子确实是凑伴儿的,哪儿热闹就往哪儿凑。

   大家都知道他疼女儿,自小铃儿出生就一直很疼,此时有这般哀声叹气模样,也就能理解了。

   叶子皓却在心里好笑地想,不过是从那边院子送到这边院子就舍不得了,将来若被哪个臭小子拐跑了,还不得怒火冲天呀。

   他正要开口安慰几句,就见门口传来脚步声,还有孩子的说话声,一扭头顿时嘴角咧了咧。

   小铃儿和小吉祥已跑上了台阶,在他的好笑目光里就跑了进来,各自扑向了爹。

   “爹爹不哭哈,小铃儿不搬了,小铃儿只要每天来玩耍就好了。”小铃儿搂着叶华英的脖子安慰他。

   叶华英一脸无语地看着既是安慰也是捣乱的小丫头,他哪里哭了?

   “爹爹,我们不哭。”

   小吉祥靠着叶子皓,歪头看了会儿小铃儿那边,显然听见小姐姐的话了,连忙扭头看回自家爹爹也安慰起来。

   只是这话太让人……不想哭也想哭了。

   真是傻孩子!

   “正诚叔,华英哥,明天在家好好歇歇,之后在城里城外都逛逛,你们来过京城了,翠婶子和晴嫂子可没有,孩子们也没有呢。”

   叶子皓不想理傻儿子,一脸认真地看向对面的叶正诚。

   “明天我和凰儿要去祁王府做客,世子下了帖子请我们,之后我也带家里人出城走走,等我去吏部转了档,就没这样的机会了。”

   “好,那出城就一起走吧,热闹一点,趁着你还未上任也不显招摇。”叶正诚连忙答应了,又提议道。

   城里随时可以去逛,出趟城总是会麻烦一些的,马车、护卫、伺候的人都要一些的,这里毕竟是京城,不是靖阳县。

   便是在南华州时,他们出门也是要安排一些人的。

   “那你们早点歇着吧,祁王府可不是城守府,要注意些,也莫要得罪了人。”叶正诚又叮嘱着,便放下了茶杯。

   他和叶华英过来除了再送小铃儿来玩耍一会儿,也是来问叶子皓之后的安排。

   叶子皓这几天显然没有安排,只想让大家出去逛。

   也对,明天冬至,这个月没有几天了。

   下个月叶子皓要去吏部报到,再去御史台上任,而读书郎们也要去上学,大家能齐整地出去玩就只有等沐休了。

   而那时总是会招摇一些,因为旁人眼里他们都会是叶御史家的人。

   叶正诚和叶华英离开时,叶子皓也抱起赖在身上不起的小吉祥离开,看了一眼东屋那边,想了想也拿了一把伞撑着,去另一边看看爹娘和大伯。

   见他抱着儿子跟了上来,前面的俩人不解地看了一眼。

   “去看看爹娘和大伯。”叶子皓笑了笑解释。

   小铃儿那边还欢喜地喊小吉祥去她家里玩耍,小吉祥也答应了。

   叶子皓立刻阻止:“傻小子,等明天晚上再去,今天晚了。”

   “噢。”小吉祥不是太明白地看着爹爹,却还是乖巧地应了。

   没多久就穿过了花园去到那边的正院,他们这才分开走。

   叶子皓走进正院就听见娘的声音,在指挥身边的丫环们收拾行李,到是有几分老夫人姿态了。

   若还是以前,她肯定是自己收拾了,不是不知道偷懒,而是丫环毕竟是别人,怕丫环手脚不干净。

   但身边这几个丫环是在青华州时就安排给自己的,在南华州又住了这么久,也就习惯了,也不会再疑东疑西不相信她们了。

   叶重信坐在厅上,又拿着小锉小刨子在悠闲地打磨积木的边角毛刺,看到他们过来连忙放下手里活儿。

   “小吉祥过来啦,跟爷爷奶奶睡好不好?”叶重信又一次想哄着孙子搬过来跟他们住。

   “爷爷,不要!”小吉祥很干脆地拒绝了,还好他还记得先喊爷他,到也不显得没礼貌。

   “唉,你这孩子。”叶重信把小吉祥抱了过来,嗔了他一句。

   “爷爷听话。”小吉祥一脸严肃地看着他,却是说了一句让人哭笑不得的话。

   他觉得爷爷总想哄走自己不跟爹娘和弟弟一起睡,是不听话的行为,于是很讲道理地表达着自己的态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