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22_a2066

   “那就不着急了。”叶子皓一听就不在意了,迟到也不是他一个人,想了想又有了主意。

   “你别靠近,朝前面喊喊话,声音大点儿,让后面的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别让人将责任推到咱们身上。”

   “要报家门吗?”庄明宇连忙请示。

   “不要,就问前面的轿子怎么横着走了,可是出了什么危险?”叶子皓怕喊话达不到效果,想了一下又吩咐。

   庄明宇听了连忙领命,快走了几步绕过自家马车,来到马车另一侧。

   他们马车靠左而行,右边自然留有空余。

   只是后面抬轿的虽走得正常,但在速度上当然也比不上马车,既挡了后面马车的路,又超不过叶子皓的马车。

   刚才听到庄明宇禀报时,叶子皓就为这种上朝的阵仗感到无语。

   这样混夹着走得毫无章法,还真是耽搁时间,有这闲功夫在路上,还真不如在家多睡一会儿呢。

   不过他心中自有计较,而眼下却是要解决前面的问题。

   “前面是哪位大人家的轿子?怎么走路东倒西歪要摔倒啦?可是有危险?可是轿夫有问题?是哪家大人在轿中?”

   庄明宇先扭头看了一眼后面的情况,确定后面不少人能看到自己后,便扯开嗓子喊了起来。

   古着妹子一个人提着行李箱离开

   他这一喊本来就有指出问题之嫌,说得又有些吓人,立刻就吸引了后面许多人看过来的目光。

   本来个个早起赶路,精神头也不是很好,有的甚至在偷偷打呵欠,但被这突然一嗓子喊得精神一抖,个个都挺起了腰、抬起了头来。

   就是那抬轿子前面的人,也不约而同朝后看过来,正走出奇怪步伐的那抬轿子,奇怪之处立刻落入许多人眼中。

   八个轿夫脚步一僵,本来应对自如的情况,仿佛被刚才那一嗓子诅咒了似的,还真的步履趔趄了起来,轿子跟着摇晃不已。

   “怎么回事?”轿中的大人吓了一跳,连忙喝斥起来。

   轿夫们回过神来,连忙稳住轿子,先前躲到一旁去的管事模样的中年男子也连忙走过来,状似询问了几句,便朝后面喊了起来。

   “没事!没事!多谢提醒!”

   轿子很快恢复了正常,马车趁机超了过去。

   叶子皓单肘趴在车窗上,这才朝落在后面的轿子看了一眼,微微勾了勾唇。

   很快到了正阳门外,来到这里的人都远远将马车、轿子停了下来,除了上朝的官们,没人能够再随侍到皇宫里去的。

   进了皇宫都一样,自己走路没人搀,便是行动不便的、有病有伤的也一样,要么请奏病假、要么自己走去朝堂之上。

   当然皇上知情也会派个小黄门过来帮着搀搀,这都是受到宠信和有一定地位声望的官儿了。

   皇室的情况当然又会有些不一样了,若是哪个老王爷要上朝,是有自己身边的人搀扶的,甚至还能得到皇上赐步辇。

   这些上朝的情况,叶子皓早就了解清楚了。

   眼下看着那些官们一个个在外面大爷似的,到了这里都不约而同收敛了架势,有的三五成群、呼朋唤友边走边聊,有的凛神独自往前走着。

   他心里第一感受竟然是看热闹,好奇怪。

   叶子皓收回目光,也沉了沉心思,便看了庄明宇和武明扬一眼:“巳时中刻之前过来,不用傻等着。”

   上朝时间早,却不需要朝臣们从卯时就在宫外候着,但那时差不多都起了,吃早饭、处理事务,赶在辰时初刻站在朝堂上便可。

   百官齐聚时,一般是在正和殿,上朝人数不多时,则多在文华殿,偶然也会在武英殿。

   好在这三座宫殿在一起相隔不远,主殿便为正和殿,文华殿和武英殿都是两旁配殿,到也不麻烦。

   而且朝议时间规制是辰时初刻到巳时中刻,但若朝议之事多或纷乱无果,就会延后,延到午时也可。

   或是就由皇上决断了,是下回再议,或是叫了几个重臣、当事之臣去御书房内部商议。

   但初一、十五则有个惯例,是为大朝议,文武百官有上朝资格的都要上朝。

   叶子皓恰是赶上了这初一大朝议,想请假都没机会。

   叶子皓穿着与三品略有差别的紫袍金玉带官服,神色悠哉地走在通往正和殿的宫道上,目光偶尔扫视一眼附近的情况。

   便有人好奇朝他打量过来,或是窃窃私语甚至有人嘲弄偷笑,他也只当不见。

   “子皓!”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欢喜的喊。

   叶子皓回头就看见李探花李世瑜快步走来,脸上尽是喜悦的笑容洋溢着。

   当年朝上放官,状元和榜眼都去了地方任城守,探花进了户部配合他们。

   虽然只是一个正五品郎中,但任重道远,因为他进户部的特殊性,对户籍、田地、钱粮皆有权调档并上奏权。

   这个地位虽然不高,但尚书、侍郎都不敢拿他怎么样,实在是职权太过玄妙,也成为各路势力争夺的目标。

   然而这探花却是谁的面子也不卖,只说为君之臣、忠君之事、不负众望。

   直到叶子皓出事,李探花在朝上代表了他们那一期三鼎的态度说话之后,那些势力就将他视之无物了。

   明白人自然明白,这三鼎抱团了,形成了一股新的势力阵营,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,不视若眼中钉除之,已是考虑到大局观而不敢动手的。

   因而,这李探花也是渐渐被许多人孤立的存在,但他在朝上没什么道同之友,在户部却还是站稳了脚,结交到一批同道中人。

   今天来上朝,他老远就看到了叶子皓,身形、悠然凌冽的气质还有那一身官服,让他一眼就认出来肯定是了。

   更何况瞧那背影,也让他想到了当年一同上朝时面圣时。

   没想到这么快又一同上朝了,只不过状元已是从三品御史,而他仍是正五品郎中并无变化。

   李探花想到叶子皓一路来的作为,很快就敛去了心中酸涩沉闷感,重新接受了这现状,一路快步追赶着。

   “李兄。”叶子皓见是李世瑜,立刻抱拳一揖,原本神色冷然无畏的脸上已多了一抹真切的笑容。

   有李探花在,会让他觉得站在朝堂上并不感到孤独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