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5_a2050

男人话落,扣着她深深吻下来,大掌轻轻拂过她腰间动手术的地方,从她背后收紧环抱。

方若宁身体一激灵,在他灼热的气息中艰难呼吸,声如蚊蚋:“你别闹了……轩轩在家啊……万一出来看到——”

“看到才好,他最喜欢看爸爸妈妈相亲相爱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他这么说,方若宁也不再矫情,心底里认定他要辞职隐退多半是因为自己,想着他能为了自己放弃荣华富贵,人前显耀,她心里还是很感动的。

她终于遇到了真爱,遇到了一个把她看做最重的男人。

见她温柔似水,男人心头更是荡漾不止,双手收紧抱着她,薄唇细细吻着她,客厅里安安静静,温柔缱绻,两颗心灵前所未有地靠近,慰藉着彼此。

方若宁忍不住羞赧尴尬,心里一阵一阵惊惶无措,想推开他,却又止不住抓紧了他的衬衣。

明知不可以,但这会儿却破天荒地没有拒绝,客厅气温渐渐升高,直到突兀的手机铃声骤然响起,把两人从情海中拖离出来。

“你手机在响……”见身上的男人不理会,她不得不低声提醒,睁开的眼眸水盈盈亮晶晶,透着娇羞与深情,羞赧地拍在他肩头。

霍凌霄看了眼她妩媚小女人的样子,只觉得脑子里像是烟花绽放一样的声音,把理智镇定都炸没了。

实在不想起身,不想放开这要人命的小东西,可是手机响个不停,他不得不坐起身来。

清爽萌系的青果女郎

拢着眉,摸出手机,看了来电显示,他不着痕迹地沉了眼眸,“你先上楼休息,我接个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方若宁低低应了句,没多想什么。

走开很远,又目睹着女人起身上楼了,他才接通来电,嗓音沉沉,“喂。”

那边,霍凌渊语调严肃而震惊,开口就问:“大哥,听说你要离开公司?怎么会突然这样?公司是你这么多年的心血,你怎么能说放手就放手?而且,除了你,还能有谁能掌管霍氏?”

看着来电显示,霍凌霄就知道弟弟要说什么了。

然而,这件事他已经下定决心,现在谁劝都没用了。

“公司运营已经步上正轨,也不是特别需要我,现在谁来掌管都能维持运营。你不打电话,我也是要找你的,我想了想,你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“我不行,我没有这个能力!”霍凌渊毫不犹豫地拒绝,继续劝道,“大哥,你再好好考虑下!哪怕是为了给轩轩一个更好的未来呢,你也不应该这么早就从霍氏离开。”

“凌渊,这件事我心意已决。”

“哥!”电话里谈没有说服力,霍凌渊转而问道,“你明天还去公司吗?我去办公室见你,我们当面说。”

霍凌霄想着很多事情要跟弟弟交代,的确需要当面说,于是答应下来。

挂了电话,男人原地站了片刻,大拇指缓缓摩挲着手机屏幕。良久,才转身上楼。

方若宁上楼看了看儿子,见小家伙已经睡着了,欣慰地笑了笑,转而回房。

霍凌霄倒是上来很快,只不过,脸色看着又有点心事重重。

等他洗漱好过来躺下,方若宁很自然地拽了他一条手臂过来枕在颈下,明亮清澈的水眸抬起看着他:“到底是怎么了?感觉你今天有什么事瞒着我。”

“是吗?”霍凌霄也转身过来,近距离看着她,薄唇勾起,“这都被你看出来?”

她一怔,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

男人笑意更甚,身体在绵软的空调被里悄无声息地靠近,眸光添了邪恶戏谑,“发生了什么事,你感觉不到?”

他靠得近,语言又令人遐想,方若宁一下子悟到,顿时面红耳赤,眸子越发闪亮水盈。

娇羞地瞪了这人一眼,她转身过去,背对着他,不理了。

霍凌霄心里怀着事,也的确没有心思再跟她耳鬓厮磨了,见她转身躲避,他正好暗暗叹出一口气,继续琢磨脑子里的事。

翌日。

考虑到方昀轩就要幼儿园开学了,母子俩还有最后一天相聚玩乐的时间,小家伙没跟爸爸去公司。

霍凌霄早早去了公司,刚到上班时间,霍凌渊已经来了。

推门进来,直直朝着兄长走去,他开门见山地问:“哥,到底是为什么啊?好端端你连公司都不管了,你想想清楚啊!”

霍凌霄面色淡淡,刚毅深邃的五官带着冷峻威严,眉眼不动地问:“你既然知道了这件事,还不知道原因?不是我主动提起要离开公司的,这是爷爷的意思。”

“可爷爷那都是气话啊!他只是觉得,觉得你……为了方律师跟他们作对,让他们面子没处搁,这件事有回旋商量的余地,你又何必那么置气呢!”

“不是置气,我想了想,这也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,这些年,我也累了,正好放松休息下。”

“大哥!”

“好了,你不用再劝我了,我这两天会尽快把手头工作整理妥当,再找个时间回家跟爸和老爷子汇报一下,我的个人意见,你来接管霍氏总裁一职最好,我相信你可以做好的。”

霍凌渊对这个大哥一向崇拜,在他眼里,没有什么事是大哥搞不定的,公司也正是靠着大哥才度过危机,再度走向辉煌。他无法去想公司没了大哥是什么样子的,也自认为也没有能力挑起这个重担。

可是,看着大哥心意已决的样子,他只剩满满的无力感。

转身准备离开时,霍凌霄突然又叫住他,他一怔,连忙转身,以为大哥是改变主意了,却不想,他哥抬眸觑了他一眼,淡淡冷冷地交代:“不要去找方若宁,这件事她还不知道,你也不要企图让她来劝服我。”

霍凌渊眉宇一挑,看了他哥一眼。

刚才那一瞬,他确实想到了去找方若宁谈谈,让她来劝,只有她能劝服大哥。

不想,这个念头还没实施就被灭掉了。

“知道了,哥。可是,我觉得方律师早晚都会知道的,她若是知道你为他放弃了这么多,她心里肯定会很内疚。”

“她已经知道了这件事,只是不知道这是被老爷子威逼利诱提出的条件,你不要去找她就行了,她还在调养身体。”

霍凌渊怔怔地看着大哥,从来见过大哥这般周到体贴为一个女人考虑着想的时候,他心里宽慰祝福的同时,又有那么点失落。

消息封锁,暂时还没有对外公布,以免公司人心惶惶。一连几天,霍凌霄都加班很晚才回去,方若宁知道他在忙着交接工作,心里总不安,还想劝劝,可又找不到机会。

晚上,方昀轩到点睡了,她看着时间还早,也没睡意,便坐在客厅等男人回来。

十点半,庭院里传来汽车声响,她起身到门口迎接。

霍凌霄一进来看到她,意外地挑眉,俯身亲了口,笑着调侃:“这么迫不及待地想看到我?”

方若宁不理会他的调侃,只是伸手去接他的公文包和商务手提,可是男人避开,微微皱眉:“你不要提重物。”

“……”一台超薄商务手提而已,能算重物?

进到客厅放下手上的东西,男人回头看她,眸光沉沉幽暗,“专门等着我,看来是有话要说。”

“嗯。”方若宁走近,抬眸看着他,连日加班使得他眉宇间沾染了疲惫,眼皮褶皱更深,瞳仁越显深邃,心疼他的工作负荷,她也觉得放手一切的确是个不错的打算,“工作交接办的怎么样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