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397_a2066

“嗯,咱不理她了,你也不要生娘的气了,就这样吧,我好好养着,明年生个像你我这么健康的宝宝。”

叶青凰抬手抚上叶子皓的脸,目光柔和地看着他,憧憬着他们共同迎接他们的孩子,那时,一定是最幸福的时刻。

“嗯,你说得对。”叶子皓也抬手,将叶青凰的手掌覆在掌心,眼角却有颗泪珠悄然滑落。

“能在乡试之前当爹,我真的很高兴,也免得我在考场还要惦记着你何时生,有没有顺产,是不是很辛苦。”

至于在出发前,他可以陪着她,他可以抱到自己的孩儿。

“孩子也想看他爹高中归来呢,他是个吉祥宝宝,以后小名儿就叫小吉祥好不好。”

“好,小吉祥,哈哈哈,若是个女孩儿,这名字也好听。”叶子皓微愣,随即便笑了起来。

小吉祥,这名字有意思。

他们可没有专门的什么小名儿,小时候爹娘喊他皓儿,长大便喊子皓。

小弟亦如是。

“若是女孩儿,就叫小如意,吉祥如意,大名你自己想去。”叶青凰见叶子皓心情好转,也露出笑容。

第一次给孩子起名,也是第一次有取小名儿的经验,他们都觉得新鲜而欢喜不已。

成都老巷子长发文艺美女复古摄影图片

不过孩子大名……

叶子皓还真的要认真思考了。

叶青枫的儿子叫叶方铭,叶青柏的儿子就叫叶方拓。

大房里一辈儿都用了同一个字,他们二房也是,自然,他是二房长子,他给孩子娶的名,也就会让子晨将来参照了。

“不用专门去想,说不定哪天就突然有想法了呢,还没吃晚饭,你去看会儿书,或者写会儿字,我把你的帽子做出来。”

叶青凰看男人开始拧眉思索名字,便提醒他。

有时候名字是要代表很一定寓意,但有时候,就是要灵感才想得到。

“好,我把这篇文章背下来。”叶子皓点头,却并不去书房,而是继续侧身挪到了炕的另一边。

叶青凰要做针线,屋里有些暗了,叶子皓把灯点上,不挡她的光线。

屋里静谧温暖,不久后叶重信和赵家兄弟回来了。

下午他们上山砍了柴,已送回来一趟,小兄弟就是那时候先回来的,之后再上山一趟,把剩下的柴也挑了回来。

下午没有叶子皓参与,自然要累得多。

知道叶张氏已回来,叶重信就要回家去,但被叶子皓赶出来喊住了。

“爹,无谓的争吵就算了,没意思,还心烦。我已经和娘说了,张佩儿的事若没个了断,我是不会再去张家。”

叶子皓把经过大概说了一遍,这也是他对这事的态度。

张家若没人出来道歉,至少也要尽快把张佩儿这个祸精嫁了才是。

留在家里时不时来烦他,还给凰儿找麻烦,他可不乐意。

叶重义也出来挽留,叶重信便在这边吃了晚饭再回去家中。

叶青凰的晚饭,又是叶子皓端来喂的。

为了方便,叶子皓端的大碗,俩人一起吃,到也别有乐趣。

第二天虽然没有下雪,但天阴沉了不少,北风微起,却带着丝丝冷意。

上午时,赵大华赶着驴车来了。

大舅娘和二舅娘也来了,还带来了几个小子。

小的没来,来的都是以前因为上学而未能过来的赵沐端、赵沐学、赵沐风。

原来他们的夫子染了风寒,村塾这几天放假,今天就一并过来玩耍。

但他们带了书箱,想向叶子皓求教课业。

叶青凰还不能下炕呢。

六爷爷刚来过,让她下午可以走动一下,药接着喝,其他的还是一句话,不能劳累和思虑重。

想到下午能走动一下,叶青凰就满心欢喜,连忙答应。

这时候,赵家姐妹见到自家的娘,自然是很激动地,最后连茶都顾不上泡,还好有陈杏花帮忙。

见到娘,小姐妹自然立刻就把凰姐姐为何躺着的事儿说了一遍,让叶青凰很无奈。

果然就传到赵家去了。

赵家舅娘也是悍的,当场就把叶张氏骂了一遍。

张佩儿是个未嫁姑娘,自然不会骂她。但叶张氏当娘的人这般恶劣,就该讨骂了。

叶青凰无奈,还要反过来劝舅娘她们不要生气。

好在叶子皓在书房和赵家小兄弟说功课的事儿,没有听到,不然心里又得烦恼了。

而她为了转移舅娘们的注意力,立刻让赵春杏帮她把回家时买的布料找出来。

给赵家兄弟的,给赵春杏姐妹的。

“原本我是想年前不绣花了,把衣裳做一做的,但我现在这样,也没空闲来做了,干脆给舅娘拿回家自己做吧。”

“春杏和春燕如今都学绣花,难得我在家教着她们,就不让她们再来做衣裳了,反正这是开春穿的,到也不急。”

叶青凰将衣料子交给两个舅娘,笑着解释原由。

没想到她准备了这么多布料,让两个舅娘感动不已。

尤其大舅娘涨红了脸,她嘴皮子没三舅娘利索,也是当初对叶家有意见,不喜叶青凰的人。

可是叶家待他们不差,叶青凰更是为赵家张罗了不少事情,让她们感激不尽。

“凰丫头,这些料子你留着给家里小的做衣裳吧,他们几个在叶家吃住,还要你买料子做衣裳,真是……惭愧呀。”

二舅娘也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,就想不要。

“不,他们可不是免费吃住,他们在家里做了许多事,照顾了我们一家呢,可得力了,这点衣料真的不算什么。”

“在我们家,也是我们家的人,我买衣料当然要给他们买,不必推辞。”

叶青凰笑着解释,又打趣道:“原本是想慢慢做的,谁知我怀上了,绣花的时间都没以前多,不然我都不拿出来,到时直接给他们穿。”

被她这么一说,两个舅娘也笑开了,便收下了。

“那我们就收下了,反正也收了你许多好处,不差这一桩了。”二舅娘笑道。

“况且我们今天来,也是来拿新样子的,上回你小舅去卖糕点,帮我们把货带过去,林娘子就说了,你让她转告,有新样子了。”

“嗯,绣了几幅,可以让林娘子赶新年和春天的生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