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6_a2050

方若宁气极,手臂用力挣扎,可依然挣不脱拴在手腕上的领带,这个混蛋!居然对她使用暴力!

“霍凌霄!!”她气愤到极点,咬牙切齿,脚抬起来去踹,不想男人早有所备,躲开她的攻击后长腿重重落下,将她小腿也压在身下。

“啊——”他身体又沉又硬,压下来疼得方若宁脸色都白了。

可男人冷厉的眉眼划过轻蔑邪魅的笑,一点都不怜香惜玉,“我不会再被你踢中第二次。”

“混蛋!”

“你呢?一边跟我睡,一边去勾引野男人,是什么?”他不甘示弱,说这话时,恐怕连自己都没意识到完是一副吃醋的样子。

方若宁冷笑起来,故意激他:“我都说了,我干什么与你无关!男未婚女未嫁,我们拍拖怎么了?”

“拍拖?”霍凌霄抬起头来,居高临下地盯着她,眸底越发阴翳,“这么说,你承认你俩在交往了?”

“是,怎样?!”方若宁现在憋着一肚子气,就想跟他拼个鱼死网破!

男人盯着她,好一会儿,双目阴鸷恐怖,像是要吃人一样——突然,静默到像已经冰封凝聚的空间里突然传来一个布料撕裂的声音,女人吓得“啊”一声低呼,眼眸瞪圆不敢置信。

“霍凌霄你干什么!我可以告你!你这是强歼!”方若宁吓坏,裙子被他直接撕烂了,腰间细嫩的皮肉还能感觉到那火辣辣的刺痛,细弱的身子在他坚硬燃烧着火焰的怀里抖如糠筛。

“你可以声音再大点,让轩轩进来看看我们在做什么。”已然被妒火烧得失去理智的男人,冷笑着故意这样提醒。

清纯妹纸白纱长裙百花丛中优雅起舞写真

方若宁当即紧紧咬着唇瓣,不敢再发出一句声音,她当然不能让轩轩进来,不能让轩轩看到这一幕,看到妈妈如此屈辱的一幕!

“这才乖。”见她一副恨不能饮血啖肉的表情,却又紧紧咬着下唇不肯发出声音,霍凌霄满意极了。

那张本就俊美绝伦又刚毅深邃的面庞带着邪魅笑意落下来,他一手依然紧紧扣着女人手腕间的领带,将她固定成屈辱的姿势,另一手却腾出,轻柔地刮过她泛白的嘴唇,大拇指用了力,扣住她的贝齿,男人吻下来,轻柔心疼地说:“傻瓜,咬这么紧做什么,咬破了多难看?”

话落,薄唇取代了他的手指,重重吻下来。

方若宁恨极,几次想要咬他,可这人太狡猾精明了,那只手从她唇瓣松开,便牢牢扣着她的下巴,力道之大,将她感觉自己的下颌骨都要被捏碎了。

嘴巴合不上,只能任由这人长驱直入,搅得天翻地覆。

房间里灯都没开,但也并不怎么黑暗,客厅里照过来的那点光亮足以让他们看清彼此。

朦胧光线中,男人冷厉阴鸷的五官如同覆了冰霜的雕刻,漆黑眼眸深邃难测,就那样直直望着她,将她痛苦又愤怒,弱势又悲悯的表情,都一一看在眼里。

上身衣服也被撕了开,男人的手开始在她身上为所欲为,方若宁气到四肢百骸都在抖,暗暗发誓一定要跟这个混蛋死磕到底!

这是怎样一场狂风暴雨?!

最激烈时,方若宁觉得自己就是漂浮在惊涛骇浪上的一叶孤舟,高高低低摇摇晃晃,被大浪打翻,又被暗流卷起,直到最后支离破碎,浑身散架。

大脑浑浑噩噩,四肢酸软无力,她如一具破布娃娃被扔下时,只想着这个混蛋不是人。

男人却已经优雅地开始整理着装了。

很快,除了那张脸上的红潮与汗意还没退去外,他衣冠楚楚的样子仿佛刚才什么恶行都没做。

“好好比较下,我跟外面的野男人,到底谁的功夫更好,伺候你更到位。”

身体上的凌虐比不上言语羞辱带给她的刺痛,女人躺在那里,长发被汗水浸湿贴在玉背上,淡淡的光线中,她优美的背部剧烈起伏。

霍凌霄站在床边,话落,整个表情一并淡漠下来,可那双眼眸,却划过丝丝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疼痛。

他原本不愿这样的。

可这个女人太不识好歹,他都放下身段这般讨好了,她依然不为所动。

他出差短短几天时间,就公然跟别的男人出入成双,一副把他抛之脑后的架势。

他有满腔温柔,可惜人家不稀罕,所以就该怎么办怎么办吧,给她点厉害,才能长记性,才能知道惹怒他的下场。

一纸协议飘落在床,男人的语调再次泠泠传来,“等你有力气了,看看这份文件,可以跟你的新姘头一起研究研究,该怎么跟我对抗。”

话落,男人潇洒随意地转身离去,挺拔的背影带着令人心碎的冷漠绝情。

经过客厅时,瞥见儿童房门打开。霍凌霄步伐一顿,扭头看去,只见小家伙等着。

看到霍叔叔从妈妈房间出来,方昀轩懵懂地盯着他,那双黑眼珠满是不解与彷徨。

心底里,他是喜欢霍叔叔的,甚至一直盼着他可以做自己的爸爸。

可是,妈妈不喜欢。

而霍叔叔为了让妈妈喜欢,总是逼她,惹哭她。

四岁的小神童,却也不懂男女之间那回事,只是听到妈妈似乎不停地叫着骂着,他想过去,又不敢,只能巴巴地等在门口。

两人目光对上,霍凌霄看方昀轩盯自己的眼神,暗道不妙。

刚才太愤怒了,他明知孩子在家不应该那样做,可就是忍不住,只想发泄,只想好好折磨下那个不听话的倔女人——可此时,见小家伙瞪着他一副不满愤恨的表情,他又后悔起来。

这是手里的王牌,可千万不能把小东西惹毛了,不然拿下了那女人也没用。

脸上的冷漠阴翳在瞬间幻灭,他笑了笑,走过去,在孩子面前蹲下来,只是顷刻功夫,已经是一脸让人心疼的模样,“轩轩,叔叔没用,无论怎么对妈妈好,她都不领情。你生日时,叔叔答应你的承诺,怕是无法兑现了。”

话落,男人幽深的眼眸弥漫上一层雾气,好似因为这件事无比悲伤心痛的样子。

方昀轩面无表情,湿漉漉的黑眼珠盯着蹲下来还比他稍高一点点的男人,问:“你刚才对妈妈做了什么,我听到妈妈哭了。”

“……”男人嘴角微微一抽,绞尽脑汁,“刚才……我跟妈妈,唔,就是接吻。小东西,接吻懂吗?当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时,就会忍不住想要吻她,可是你妈妈不愿意,所以就哭了。”

“……”方昀轩不明所以,听了这话心有怀疑,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回应,顿了顿,一副小大人的口气,“霍叔叔,我喜欢你,但你也不能欺负妈妈,否则我就不要你了!”

某人心虚极了,俊脸僵了下,“唔……我疼你妈妈都来不及,怎么可能欺负她。”这个话题不能继续,霍总裁立刻转移,“今天去玩的开心不?”

小家伙果然是孩子天性,一秒就被带偏,“嗯,还不错……”可接着又说,“不过没有跟你在海边时玩得那么开心。”

霍总裁心里满足了,又问:“那个褚叔叔,对你好不好?”

“好。”说完,小家伙皱眉担心了,“叔叔,我妈妈是抢手货!你可得抓紧时间。”

“……”某人嘴角再度抽搐。

他M的,他一直都在抓紧时间,奈何那女人油盐不进!这些年他还没有这么挫败过,真是见鬼了!

心里暗忖,要是再拿不下这女人,怕只能把那亲子鉴定报告甩出来给她了!

“轩轩,叔叔会加油的,你放心。”心思微妙,犯不着跟小孩子说出,霍凌霄摸了摸他的脑袋,安慰了句,起身。

“叔叔,你要走吗?”

“嗯。”男人耷拉着眉宇,又开始装可怜,“你妈妈不喜欢叔叔留下来,你也说,叫我不要欺负她,所以……今天我先回去。”

方昀轩原本是有点生气的,可这会儿看着男人忏悔可怜的样子,再加上心底里本就喜欢霍叔叔,顿时又愧疚了。

霍凌霄低头看着他笑了会儿,叮嘱:“赶紧洗了去睡觉吧,妈妈不开心,今晚你就别打扰她了。”

“嗯,叔叔再见。”小家伙点头,目送着男人离去的背影。

房间里,方若宁在男人走出去后便拖了被子过来把自己盖住,情绪依然在翻腾,她好久没动弹,直到客厅门拍上,知道那个混蛋走了,她才慢慢蠕动酸痛的身体,坐起身。

客厅投进来的光线正好照在她身上,微微一低头,她便看到洁白肌肤上零落的痕迹,这个混蛋,简直把她啃成了梅花鹿!

担心孩子进来,她只好压抑着心里种种情绪,探身过去拿了睡衣过来穿上。

床边,那份东西静静躺着,她抬眸盯着,眼皮重重跳了下,突然觉得心慌气短。

好一会儿,手指犹豫微抖地伸过去,拿起那份文件。

光线很暗,可她还是一眼就看到文件扉页上黑色加粗的字体。

脸色在刹那间变得吓人,她捏着文件的手指抖动越发厉害。

这个混蛋,他来真的!他来真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