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14_a2072

   甘嘉瑜文浩在告诉我们,监狱,还不是任由我们一手遮天的时候,他们上面也有人,他们也有实力的。

   实际上我觉得他们这么耀武扬威,对我们下马威,是非常愚蠢的行为,这种炫耀武力却又不干掉我们的行为,是沙比的,只会让我们更加的提高防备提防他们而已。

   真正有本事的话,直接干掉我们不是更好点。

   这也说明,他们本身没有直接能干掉我们的能力和本事,因为贺芷灵也有背景的。

   算是势均力敌吧,最主要的就是不能有什么把柄落在他们的手中,否则的话,他们会干掉我们。

   我告诉监狱长,我会和贺芷灵说的。

   不过,我给贺芷灵打电话,没接,然后发信息,没有回。

   不懂她干嘛了。

   非要和我闹,吵架,几天不和我吵架,我看她就不舒服。

   晚上,去找了陈逊,和陈逊喝酒。

   想和陈逊聊聊天。

   陈逊在他那边的酒吧,说让我等一下。

   和服清纯萝莉夏日迷人唯美写真

   我到了酒吧后,到了一个小包厢那里,隔着玻璃,看着下面群魔乱舞,生意很好。

   陈逊他们做的酒吧,清吧,搞的连锁越来越多,生意越来越好,这非常不错。

   一会儿后,陈逊来了,说让我久等了什么的。

   我笑笑,说也没多久,坐吧,我们聊聊。

   陈逊说道:“是不是有什么紧急的,重要的事?”

   我说道:“没有,就是想找你,和你聊聊天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心事,感情的烦恼事。”

   陈逊放松了一些。

   感情的事,算小事,怕的就是集团出什么大事,和四联帮之间的大事。

   我点了点头。

   他拿着一瓶红酒,说道:“这里最贵的一支红酒,我们好好喝几杯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最贵的,那我不是有口福了。”

   他说道:“我还担心你伤的太重,还不能喝酒,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了嘛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没什么了,不要紧的,倒酒。”

   两人碰杯。

   陈逊说道:“是不是和珍珠姐吵架了。”

   没想到他一猜就中。

   我说道:“猜的?”

   陈逊说道:“看出来了。她这几天闷闷不乐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吗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小女生,也不说小女生了,女人嘛,在爱情面前,都不堪一击,爱情是女人的灵魂,是女人的软肋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呵呵,你都看出来她不高兴了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你魅力真够大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谢谢夸奖。我最近也是为这个事烦恼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觉得没什么好烦恼的,你喜欢就追求啊,追到了就那个呀,在一起啊。反正她也喜欢你,这很容易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可是我还喜欢别的女生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说,张河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!”

   陈逊很认真。

   我苦笑一下:“我知道我不对,可我明知道这样不对,但就是无法改,我无法专一的专心的面对她一个人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你很欠打。你对朋友这么做,是正确的,但是你这么对女人,是不对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是吧。我也觉得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不过我也理解你,因为我也一样,对好几个女人,都放不下,然后也都舍弃不了。人啊,明知道道理是这个道理,但是要做到很难,浴望是一种很难压制的东西。”

   我问道:“我就是想问问你,给我指点迷津,我该咋办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随缘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你说的太笼统了,什么随缘啊。你要知道,我这个东西,关乎到我和她合作的事业的命运啊。主要是黑珍珠也好,贺芷灵也好,为了这些事,就不太理我了,然后工作上面,也不想和我合作了。她们女人就不能把爱情和事业分开来吗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女人是感性的嘛,其实换做是我们,我们也很难分开来。我也给不了你建议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些天珍珠姐不高兴,然后张自她们都知道是因为我,所以珍珠才不高兴,结果连张自跟我说话都有敌对的情绪。我就担心有一天,你们都对我有敌对情绪。这不是杞人忧天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也对你有点敌对情绪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不是吧,那连你也有的话,彩姐,薛羽眉,她们更是对我有敌对情绪了。渣男啊,人人得而诛之,不得人心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有时候也是在想,如果一个男人,有足够的金钱,那是能娶几个老婆的。虽然法律不允许,但有钱嘛,不领结婚证就行了,只要她们愿意就行啊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可我没钱啊,也没那本事啊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这不是最主要的。”

   我问:“那什么最主要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最主要的一点,是珍珠姐这样的人,会愿意和别的女人一个老公吗?那不可能的事嘛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好吧。所以我权衡再三,打算放弃她。去和别的我最爱的那个女人在一起。结果这些天我看到她很难过伤心,我心里又有了怜悯之心,觉得她好可怜,又不忍心了,然后见到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喝酒,靠近,我又吃醋了,又去找她,纠结,两人都纠结,两人都很难过,心里都很不好受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感情的世界,谁也不懂。跟着心走吧。我只想说,好好的一起干掉敌人,然后你再和她们怎样纠结纠缠都行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可现在就是我要是和贺芷灵好点,黑珍珠不理我了。我和黑珍珠好点,贺芷灵不理我了。她们两个更加没有联手合作的机会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那是因为还没有真正到生死存亡的时刻,假如真的到了那一刻,你看看她们会不会合作?我不信她们不会为了生存下去而不合作。”

   我问:“那如果万一我们的敌人很聪明,联合起来,各个击破,先是对付贺芷灵,或者先对付黑珍珠呢?然后她们各自看着对方被干掉,也不出手救对方,对方被干掉了,然后接着自己也是双拳难敌四手,被敌人也干掉了,好吧,到时候后悔也来不及了,那要咋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