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16_a2072

   ♂? ,,

   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   车子慢慢的,却从前面的路口右边拐过去。

   奇怪,我好像记得,第二医院,是从左边拐过去的吧,怎么是右拐。

   我问司机师傅:“请问司机,二医院好像是从左边拐的吧。”

   师傅说道:“对,是从左边。”

   车子却往右边拐。

   这不得不让我更是多虑了,因为,薇拉竟然不是去二医院,难道真的是支开我,去和林斌约会去了?

   我的心沉重起来。

   咬着嘴唇,一直盯着前面。

   车子拐到右边后,靠边停车了,我一抬头,是一家骨科医院。

   真的是医院啊,是二医院对面的一家骨科医院。

   清纯美女白皙养眼香艳樱桃唇淑雅气质女孩图片

   那是她没骗我?

   但看来这女孩摔的很惨,竟然,直接进了骨科医院,这么严重。

   我马上让司机师傅靠边停车,然后,尾随着薇拉急忙的跟了上去。

   她急急的走上去,问了一下前台的医生,然后上了楼。

   我跟着走了上去。

   在楼道口那里,我往她走过去的楼道看,看到一帮金色头发的外国人都从楼道凳子上站了起来,看着薇拉。

   薇拉走过去,和他们聊着什么,然后进了一个病房中。

   我去另一边,问了一名护士,那边怎么那么多外国人啊。

   护士告诉我,一个外国女孩子摔伤了腿,被这群外国人送来了。

   看来,没骗我。我点了点头,说了声谢谢,然后走过去,朝那边张望着,正看着的时候,几个穿着打扮很精英的人士,手提着果篮什么的,簇拥着一个高个子男人,走往那边病房。

   是林斌。

   真是林斌。

   然后,他走到了病房门口,和病房外的几个女孩子打了招呼,然后他从几个手下的手中拿着水果篮进了病房。

   林斌来这里干嘛?

   我正看着的时候,他和薇拉出来了,然后往这边走了过来。

   我急忙的,躲了在那护士房起来。

   一会儿后,林斌和薇拉,走过去外面,我看到有一些医生的白大褂挂着,我套上了,带了口罩,还有帽子。

   然后,我走过去了那边,他们在外面的楼梯口聊天。

   我假装在各个病房门口抄着什么,轻轻走过去,听他们聊天。

   林斌对薇拉说道:“抱歉,薇拉,出了这样的事情,是我们酒吧的责任,我对道歉。”

   薇拉说道:“没关系,这些我们都能理解。”

   林斌说道:“为了表示我的歉意,除了会对她的医疗费额治疗之外,我们还会对她进行补偿,还有对们公司进行补偿。”

   这家伙为了泡妞,还真是好啊。

   薇拉说:“谢谢。”

   然后林斌把手放在了薇拉的肩膀拍了拍:“没事,不用担心,这家医院的医疗技术和医疗条件都非常好,不必担心,有我在,更不用担心。”

   薇拉点了点头。

   然后,这家伙抱了抱薇拉,薇拉也抱了抱她示意。

   怎么能抱起来了啊。

   不过,或许这外国人,就是这么个礼仪方式吧,这不过是关心而已。

   林斌说道:“那我回去忙了。”

   薇拉说道:“好。”

   他们两从我后面走过去,林斌过去叫上了手下,走了。

   看来,林斌和薇拉,好像真的是没什么啊。

   是我疑心太重了。

   又观察了一会儿,发现林斌真的走了,我也才离去了。

   回到了宿舍,我给薇拉打了个电话,问她怎么样了,表示关心。

   薇拉说女孩子脚伤挺严重,需要做手术,我表示了关心后,挂了电话。

   我的宿舍有人敲门了。

   在这边住,我无需担心我的安,我开了门,站在门口的,是陈逊,手里拿着一扎啤酒,几包花生。

   我笑了笑,问道:“要我陪喝酒?”

   陈逊说:“聊聊天。”

   我说:“好吧,进来。”

   陈逊四处看了看,说道:“该找个女朋友了。”

   我说:“是的,有个女朋友,这里也就干净很多。一个懒汉,懒得打理,扫地也都懒得弄。”

   陈逊笑笑,坐在小圆桌前,我也坐下来,打开了酒,开了花生,喝着聊天。

   聊了几句住得怎么样之类的废话后,陈逊一边剥着花生,一边说道:“珍珠姐想做个旅游项目,在这城市里,弄个旅游线路,这城市江水清澈,弄个类似珠江夜游这样的旅游项目。买一些小一些的游船,晚上游江看城市夜景。”

   我说:“这家伙头脑真是好使,估计要是做起来了,又是要发财了,这样的项目,我这笨脑子我怎么想不到呢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们也想不到的,她的确是很聪明的一个人。”

   我说:“嗯,很聪明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项目已经获批了,在旅游局市政等政府部门的批准下,也已经开工建设,但是当我们在沙镇那边修建个上船靠岸的小港口码头,和沙镇那边起了一点冲突,今晚早些的时候,我们被叫过去了,然后,打了一群阻挠的人。”

   我说:“打了就打了呗。”

   我看着他表情,不对劲,我急忙问:“们该不是,到了沙镇那边,打了的是彩姐的人吧!”

   陈逊说:“就是彩姐的人!”

   我指了指陈逊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 他现在不是彩姐的人,他曾经是彩姐的人,但他现在去打彩姐的人,我总觉得,不太对。

   陈逊说道:“开始的时候,不知道是彩姐的人,只以为是一大群小混混,我们过去了二十个人,撂翻了他们。后来才知道,是彩姐的人。”

   我说道:“不是吧,那们到底为什么打起来了啊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们在那边搞河道的港口,占了岸上的一块地,港口的入口处过来,有一条路,通向外面的。沙镇的那一侧的那些大排档饭店什么的,都已经被彩姐给盘下来了,她在建个大型的综合了吃喝玩乐的娱乐场所,然后把那出口处通向外面的路给堵了。我们的人过去交涉,他们先打人,然后两边开始闹了起来。”

   我说:“那之前是有路的,然后她去封了路,那是不对的吧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之前是没有路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那她封了的话,是对的啊。”

   陈逊说:“那条路,其实是一个私人的一小块地,那块地虽然小,但从主道通到港口是必经之路,我们已经建设了,没有比那块地方更好的港口,不可能另选地方。”

   我问:“那小块地,被彩姐买下来了?谁买就是谁的啊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彩姐买了,珍珠姐也买了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又是怎么回事?”

   陈逊说:“彩姐让人买了那块私人的地,珍珠姐也让手下买了,那块地没有任何的土地证,是私人的地皮,没想到那人转卖两人,然后直接出国了,我们现在很难办。”

   我说:“想不到,英明神武的两个女人,被这个小子给耍了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这就变的很棘手,彩姐只要是封了路,我们港口就报废,目前也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建设港口的地方,那这段游江的路程,就被废了,因为从那边到这一段,很远,没有一个港口,很麻烦。就像是一辆公交车,到了沙镇这边,没有下车的地方,那别人上车干嘛,还要在后街下车走过去吗?”

   我说道:“那怎么办。”

   陈逊说:“想让去说服彩姐,让她修改一下建设方案,那条路给我们通一通,就是二层可以搞,但是第一层这路必须通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彩姐会同意吗。”

   陈逊说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 我问:“是黑珍珠让来找我,让我去跟彩姐说的吧。”

   陈逊说:“是珍珠姐的意思,可更是我的意思,因为珍珠姐和彩姐现在是在斗气,两人都在斗气,不让我,我也不让,那就打吧,这样子一来,她们被拖着,我们也被拖着。都对两边没好处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就因为我们拉了队伍过来这边,所以彩姐心里一直芥蒂,懂的。”

   陈逊说:“我知道,所以很麻烦。彩姐不服气她,珍珠姐也直接想让人灭了她们。”

   我说道:“这真是有意思,我倒是想看看她们斗,看谁会赢。”

   陈逊说:“我看,是两败俱伤,即便是珍珠姐会赢,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,那何必呢。”

   我说:“那她们都想打,就打好了。”

   陈逊说:“珍珠姐在我的说服之下,让去做这说客。”

   我说道:“又是做这些破事,一过去,我肯定被彩姐骂的个狗血淋头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知道这的确有些麻烦,所以,我说服了珍珠姐,让她给一些好处费。”

   我说道:“有钱那就不同了哈哈,是吧。”

   陈逊说道:“我就是最担心的是,彩姐根本不会松这口气,然后珍珠姐真的和她们开干,会两败俱伤。”

   我说:“放心吧,不会两败俱伤,黑珍珠和们那么厉害,彩姐完不是对手。”

   陈逊说:“灭掉彩姐,我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。”

   有人走了进来:“如果她不同意和谈,不想看到,也必须要去做!”

   进来的人,正是黑珍珠。